喋喋不休(波士顿与纽约)

上一篇日志发布于去年的元月,感叹时间飞逝。当然,这一年也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人与事,将一个个零散段子记录在了微博,微信朋友圈,与 Instagram 里面。前阵子又在 tumblr 申请了一个账号,称呼它为“时间胶囊”,用来发布过往的照片。

博士研究生第三年的秋季学期结束后,年底与大学时代的好友十八君一起驾车游览了附近几个城市。拍了一些照片,制作了 PPT 文档,希望与您分享。

游记是一种很难处理的文字,因为它极易写成流水账。在旅游网站上的大部分帖子的作用更多是告诉新的游客哪里值得一去,时间怎样安排合理,但是我想文中插入的照片除了当事人背包客的亲友,又有谁会那么感兴趣。

另一种记录的方式就是突出每个景点的历史背景或者当地的趣闻轶事,整理出具有人文知识的笔记。林达夫妇的《带一本书到巴黎》和《西班牙旅行笔记》可以作为很好的例子。此外,梁文道的《访问:十五个有想法的书人》中接受采访的在“孤单星球”工作的邹颂华女士也给出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为了避免游客的钱落入军政府手中,昂山素季号召国际社会抵制缅甸,甚至不要前往旅游。因此,孤单星球在出版的指南中也详细讲解了大家在旅游时如何防止将钱落入军政府的腰包。

我喜欢的这种形式的游记,但是目前的时间与精力非常有限,不能够将每一个地方都详细展开,所以只能以“吐槽”的方式在图片旁边加几句注释文字。至于旅途中和朋友们插科打诨或者遇到的趣事,我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临界点,选择性摘录。不会暴露隐私,但仍希望您作为我的网友,读后也会欣然一笑。

感谢您的下载阅读,同时也欢迎您将此文件分享给家人朋友。若您认为这个游记“还算有趣”,我就会感到非常开心了。

在这个文档的第61页有一个“福利”,期待您的邮件!

下载:
百度网盘
Dropbox

之前的游记:
拉斯维加斯,大峡谷与洛杉矶(上)
拉斯维加斯,大峡谷与洛杉矶(下)
纽约与华盛顿
马来西亚

最后,前段时间为了完成一个作业,我首次尝试使用 Final Cut Pro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制作了一个“三行情书”的广告短片。欢迎您下载观看。祝您节日快乐!
中文:
百度网盘
Dropbox

英文:
百度网盘
Dropbox

天杀的中文

不论是写文章还是日常交流,有时总会遇到不确定的各类英语问题,比如初学者常常犯的“used to do”,“be used to doing”,以及“be used to do”。在搜索引擎里面查找相关解释,一个叫做“Word Reference”的论坛总能提供帮助。偶然发现这个论坛还提供中文的咨询的帮助,于是挑选了几个有趣的帖子,看看中文是如何折腾老外的。

(为了阅读方便,在原帖基础上稍作修改,并且翻译成中文)

1,某法国同学提问:我们三个朋友来到一家茶馆,围坐在一张桌子。服务生和我们讲:“我们这儿的茶是论杯卖的”。这句话是啥意思?

一同学回答:意思是“店里的茶的费用是按你点了多少杯来算的”,就像便利店里的瓶装饮料一样,是论(按)瓶卖的。

另一同学比较实诚:服务员在有意提醒你,“我们这的茶贵!” 因为通常是按壶卖,免费蓄水。

2,某英语国家同学提问:这三个词“小看”,“看不起”和“轻视”,中文词典说都是差不多的,不过好像有一点不一样。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谢谢!

某貌似理工科同学给出严谨分析:
“看不起”是100%的look down upon
“小看”是50%的look down upon,以及50%的take lightly
“轻视”是100%的take lightly
总结其程度, 看不起>小看>轻视

3,又是法国同学提问:在看电视连续剧时,我听到这么一句话:“我觉得男人好色,完全就是因为他比咱们少了子宫。”我觉得是不是应该说“他们”,而不是“他”?

某女权主义同学善意解释:中文对于“单数”“复数”的概念不像英文那样执着。这句用”他们”的确更好,但口语使用不严格,所以用了比较简短的”他”。前面的”男人”既可以理解成”一个男人/每个男人”,也可以理解成”所有男人”,在中国人心中,是没太大区别的。

4,某耶路撒冷同学很纠结:谁能告诉我“我吃饭了”与“我吃了饭”有啥区别呀?

某中国同学给出实例:
A-你吃饭了吗?Have you had your meal?
B-我吃过饭了。Yes,I have.
A-你吃了什么?What did you have?
B-我吃了米饭。I had rice.

5,某白俄罗斯同学晕了:到底什么时候能用“干脆”这个单词?我越查词典越晕。

某腹黑同学回答:小浣熊干脆面

6,某幽怨同学问:谁能帮我翻译下“无理取闹”?

另一幽怨同学回复:这是一个成语。动词用来描述一个人很冒犯人的行为或者他的愤怒。
A: (some arguing)
B: (some arguing)
A: 你简直就是在无理取闹! (You are almost 无理取闹ing)
B: 你才是无理取闹! (It’s you who are 无理取闹ing)
(…fight…)

7,某不学好的美国同学问:刚在收看一部台湾电影叫作「星月得尽」。有一次人家是这么说的:
A:你很有种啊,连我马子都敢泡啊
泡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有可能是脏话,有也可能是来自于台湾话而成的词。
确实还是不大了解这个说法了(我猜是污辱或者是激怒的意思吧),烦你们帮忙指教一下~

某使坏的同学回答:
炮友 = sluts you can sleep with
马子 = girlfriend, informal, used when you wanna sound like a dominant man

8,某日本同学提问:“糟糕”是啥意思?

某看着《搞笑漫画日和》长大的新加坡同学回答:槽糕多半是掉进槽里的蛋糕吧

9,某加拿大同学提问:我发现“”有三个发音,bo2,bao2和bo4。有的时候bo2和bao2可以互换,可以给我一些例子么?

某政治控同学回答:bo2 是某家族的姓氏

10,某美国愤怒青年提问:我在与一个朋友交谈时他说了“卧槽”,这是什么意思?

管理员出面:请大家注意,我已经把诸位的回复删掉了。谢谢理解。

11,某美国吃货提问:“灌肠” 是什么菜? 字典说是“sausage”, 是不是北京的风味?

某地道北京人回复:是北京独有的小吃,可以参考维基百科。灌肠一般配蒜汁。我个人觉得没什么味道,还不如卤煮。
很可惜,灌肠这个小吃跟医学中的灌肠是同样的字,让我更不想吃了。

————
以上仅是部分摘录。大家若有时间可以去逛逛,随手帮帮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的世界各地水生火热的中文学生们。论坛地址是:(http://forum.wordreference.com/forumdisplay.php?f=72)。

ANTI史

日本漫画家车田正美在结束创作《女神的圣斗士》之后,开始了另外一部少年向斗士系列作品《静斗士翔》。里面的一个情节是某神人类回忆自己幼年时突然生命之源觉醒而身体得到了进化。这个就是人生的转折点么?当时正在上小学的我满脑子天马行空,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读 小学时经历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我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造成多人伤亡的事件。那个时候思想还很simple与naive,由于各卫视台都同时改播 新闻,看不了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让我感到很不爽。但是据说来自凤凰卫视某节目的口号“不吃麦当劳,宁吃炸油条”让我感到很新鲜,而我现在对于炸油条 的感情也确实要比麦当劳高。

初中时家里买了电脑,之后又配上了互联网。那个时候刚刚开始的网游是《石器时代》,局域网里面打 CS也是孩子们的娱乐追求。一到下课,总有愣头青大喊一声“走哇,吃包子去!”男生们就呼啦啦地跑到网吧。印象中一天下午有中国队参加的世界杯预选赛,学 校担心这帮荷尔蒙充盛的家伙们把授课老师赶跑,主动提前下课,可是那帮孩子们依旧齐聚网吧。另外一个记忆犹新的是,一个无论外表还是性格都颇为喜感的同 学,上课时拿起语文课本,翻到《孔乙己》,研究若警察和劫匪在鲁镇相遇,基于咸亨酒店的地图如何作战。

男生中的另类,班长周周 和我,没有去过网吧打游戏。我不知道他那时在研究什么,而我却对于国家内忧外患与世界吊诡格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新浪的新闻、搜狐的邮箱与中华网的论坛, 是我在互联网上的主要工具。读到“白岩松”还是“水均益”写的一篇“日本你听我说”,全身颤抖,热泪盈眶。文章最后附加了几道公式,大意是我们每次购买日 货就会有多少钱流入日本军方用来制造武器,相反若我们强烈抵制那么这个岛国多少年就会玩儿完。我浑身都充满了斗志,在家里四处寻找。当我发现那时还算值钱 的电视机与录像机都产自日本,而我在家族里又成为不了话事人将其销毁抛弃时,悲伤逆流成河。

之后又有一场中日的亚洲杯比赛,周周和我住的地方都离工体不远,我们在家一起观看。比赛结束,输了。周周骑车回家,我疯狂地刷网页,与众人齐骂。周周第二天告诉我街上发生了骚乱,球迷失控,要掀翻球员乘坐的大巴。我听了之后依旧热血沸腾,为自己那时宅在家里感到遗憾。

我 们也曾与日本某学校联谊。作为接待,我带着一个日本女孩在校园里面四处逛逛。大家基本上依靠肢体动作进行交流,直到我们发现将要说的话写在纸上给对方看的 沟通效率更高。我们聊了机器猫七龙珠与灌篮高手,临走时她送给我一把折扇,而我送给她购自台湾的音乐水杯,并严肃地讲,这是中国货。

2001 年4月发生了中美撞机。大家热衷于网上反美,江洋大盗金盆洗手改为爱国红客。使用敌人的矛与盾攻打敌人,这场现在看来极为诡异的“战争”就在五一黄金周拉 开了序幕。看不懂代码不要紧,使用傻瓜程序给美国网站发送大量攻击包还是很容易上手操作的。接下来就是911。同学鸣鸣家里能收到凤凰卫视,基本上他是我 们的主要信息源。回家路上我也停下自行车在报刊橱窗前看了一会儿新闻,然后就是等待晚上的《新闻联播》。仔细回忆我那时的思想感情,若表示没有幸灾乐祸绝 对是自欺欺人,心里面不由自主地将其与撞机事件联系起来。

高中时交友不慎,认识了达达君,经历了前文提到的人生转折点,与之前的自己相互搏斗,痛苦不堪。

08年流行抵制家乐福,看到有人建议将超市里面的食物包装撕开或者拧走矿泉水瓶子盖,再看到有人打出的标语是“反对一切牛鬼蛇神”,我开始思考是否一些事物只要上升到“主义(ism)”就会走向极端。那时我从GRE红宝书里面挑了几个单词,简单PS,贴在了网上。

这十来年也看到了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风水轮流转,梁文道说以后大学生相互介绍时不用再说自己是哪级哪届,就讲我经历了反美、反日、反法还是反韩就好。

之 所以写这篇扯淡的东西,主要是前些天9月11日的一节“跨文化传播”的课,教授让大家说说自己11年前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美国同学发言很踊跃,很多那 时也是在校学生,感到恐惧。坐在我旁边的同学年纪稍大,她回忆起自己的经历时,痛苦地哭了。我赶紧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然后把自己想说的话隐藏了起来,没 有举手。

这个周日的闲散下午,我骚扰目前在芝加哥的鸣鸣,问他当时的经历与感受。对于911,他那时的反应是“真牛逼,美国让人炸了!”但是当天中午,他依旧跑到学校河边找怀抱婴儿的大妈买A片,5元买进,回到学校15元卖出。

鸣鸣目前在读MBA,我觉得他将来定会大展宏图。

哭是没有用的

2009年刚到美国读书,注意到时不时一小群学生围着学校的行政楼(Administrition Building)进行抗议,诉求通常是抗议学费昂贵,课程设置不合理等等。印象中唯一一次当地电视台也过来采访录像的抗议活动是在马路上针对福克斯(Fox)电视台的不当言论。几十个学生又唱又跳,周围行人驻足留意一下,又纷纷离去。

2011年1月,胡锦涛先生来美进行国事访问,途径芝加哥。由于学校距离芝加哥较近,中国学生会组织大家前去欢迎。我的朋友CC抱着打酱油的态度欣然前往,但还是活动途中给我打来电话:这场面,太热闹了!

她所指的是马路两边分别被不同人群占领,一边是中国留学生,挥舞着国旗热烈欢迎领导人前来,另一边是各类“反华人士”,也在集体呼喊各种“反动”“污蔑”口号,气焰十分“嚣张”。

晚上CC回来之后,我们饶有兴趣的一起观看她使用数码相机拍的照片与短片。CC作为一名围观群众,马路两边跑来跑去,争取拍到不同群体。最后结果是悲惨的,胡锦涛先生并未按照原计划经过此条马路。夜色降临,两边人悻悻离去。

去年秋天我来到了新的学校,当时“占领华尔街”运动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后来活动又扩展到可以占领任何一个主要城市,甚至一所大学,于是校园里面经常看到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在草地上搭个帐篷,投身到伟大的公民运动中。

终于有一天,学生们开始策划去占领哈特福特(康州首府)了。学校每天向全体师生发送的邮件里也进行了通知。我的传播学教授也激动地摩拳擦掌,原因是他下个学期会开一门“Protest and Communication(抗议与传播)”的课,所以想亲身感受一下,还鼓动我们一起去。我们当时以为他在开玩笑,同时吐槽这门课的期末考试会不会是让学生以小组单位策划一场真实的抗议。没想到到了第二次上课时间,他真的消失不见了。这位教授年纪不小,老当益壮走在了革命军的第一线。但是那天可一直下着大雪,抗议者,辛苦了!

在风起云涌的2011年,世界上的不同国家都发生了大大小小的公民行动,《时代》杂志也将抗议者群体选为风云人物。回望中国,我们不提传说中的宪法第三十五条,只是看到奥运会后的“秋后算账”、《阳光时务》中的文章“陆生在台‘安全’指南”的其中一条“不介入、不回应岛内任何社会性、政治性活动”,就能够了解我们对于公民抗议的排斥态度。

我认为抗议是一门学问,它要求多方利益相关者同时学习。对于抗议者,应该学会怎样组织,怎样实施,何为界限;对于支持者,要知道怎样反驳,怎样回击;对于被抗议者,同样应该冷静对待,如何处理,如何回应;对于媒体,更应该了解事件如何关注,如何跟踪,如何公平报道。

前段时间我的微博好友参加了北京“占领男厕所”运动,几个姑娘们顶着牌子站在公厕一旁,身体力行抗议男女厕所不均衡的问题,希望消除女性排队现象。我转发支持,但是之后据活动参与者说,图片被管理员设置为仅自己可见,官媒也将此定义为了又一场“行为艺术”。

没有点滴的实践学习,又如何应对宏大场面?当习近平先生访问美国故地重游来到爱荷华州小镇马斯卡廷,又有一批留学生们前往欢迎。但是这次他们的对手明显做足了准备,富有节奏感的口号变化无穷,小留学生们惨遭“调戏”。

在视频中,一位留学生激动地唱起了国歌,留下了热泪。我相信此时她的心情是真诚且热血的,但是在此刻,不得不说,哭,是没有用的。

————

发布于“一五一十周刊51期——140个字符之外的阅读”,欢迎下载

图片注释:“占领华尔街”运动时的一句口号:【当不义写进了法律,抵抗就成为了义务】。摘自:@咆哮女郎柏邦妮

四分之一与青年

伊朗同学告诉我,在她的国家,25岁,50岁,75岁与100岁都是非常重要的年龄。把人的一生平均分为四个部分,而我现在恰好处在第一个时段。

为了显示其隆重,我开始怀旧,翻翻之前的日志。

我是从06年(大二)开始写日志,那年的1月份我看完了电影《我,机器人》,正在研究“机器人三大定律”。07年以学英语为借口,怂恿父亲安装电视卫星。通过盗版卡看到了台湾的四个成人频道,对于这个岛屿的好感度飙升。

08年总结学校社团工作,在无限次争吵中,坚持“我可能反对你说话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09年年初在翻看《马克思恩格斯人生格言》,当我开玩笑对入党的同学说“进去后别忘了‘扛着红旗打红旗’。”玺子创造性的发展出后半句“握着手枪打手枪。”

10年时在Youtube看的盗版《十月围城》。国内朋友告诉我影院真实观影经历,电影开场时,有个女学生问张学友:“老师,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实现民主呢?”这时,坐在朋友身边的年轻人揽着他的女朋友自豪地说:“现在就是!可惜你看不到了!”11年则比较腐败,和CC与露去拉斯维加斯与洛杉矶旅游。

今年,非常高兴收到了朋友们的祝福(微信平台联系人数目显著提高)。我计划在天才厨师亮的协助下,为身边的朋友们做一些菜,邀请大家过来小聚。

前些天我开始喝“5小时能量”饮料,为了保证下午以及晚上仍能够保持最优状态。亮见到后,不屑地摇摇头,拉我去跑步。第一次跑后,才知道自己的体质有多差。

争取每天跑步,这个也成为我的最新计划。

我曾经准备写个小说,名字叫做《虚构故事》。之前打算通过情节设置,把我过去知道的各种政治八卦写进去。坑刚刚挖好,正待填土,现实却峰回路转,青年提出的妥协救国想法被一群公知转到了质疑其人品与写作能力,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社会的确是现实远远比虚构有趣惊险的多。

我个人认为通过怀疑对方学识而质疑其能力的方式愚蠢透顶,这完全体现了批判者的心胸狭窄与坐井观天。批判者们只是粗暴认为青年一代是新新人类,不读书,不思考。但是我的身边有太多太多非常了不起的同学朋友,他们若愿意将想法构成文字,被媒体报道,扩大宣传,其影响力绝不可忽视。

一位高中生,每天除了书本里的语政英数理化,翻开报纸,总是看到头版头条是我国领导人很忙。即使是忠诚的共产主义小战士,也知道成为一国总统的梦想只能在腐朽落后的西方国家实现,在这篇神奇的土地上,还是稍稍务实一些比较好。所以,未来从政这个想法就自动撤销了。

还是直奔主题找到体育娱乐版,看完了比赛战绩与明星八卦,瞅瞅自己被填鸭式教育搞成的梨形身材,默默的将“明星”梦想抛之脑后。

最后就是财经版,无论是公司业绩还是富人榜,这样的成功人士对于年轻人的诱惑是非常大的。颜如玉黄金屋千钟粟,大学就要去学习金融财经专业,手到擒来!

我认为是以韩寒为代表的年轻人,他们恰到好处地运用智慧,符合时代的叙事方式,写出一篇篇同龄人喜爱读的针砭时弊的评论,解构威权。他们也逐渐了解到,原来政治并不只是迂腐大人们讨论的无聊事物,监督组织权力与维护自身权利也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上讲,即使背后有公关团队,韩寒也功不可没。

“解构”的力量非常强大,人们在网络上编写的的段子是一种方式,读书人认真通过法理来分析事物发展规律也是一种途径。当人们对于怪物“年”不再有恐惧心理时,那么它会主动的限制其自身权力,乖乖地钻进笼子。

在“年”猖獗到最肆无忌惮的时候,度过了人生四分之一的时刻,我感到非常荣幸。

Page 1 of 5712345»102030...Last »